头页面
本社简介组织机构参政议政社内英才学习园地科技与学术社会服务基层园地大事记社刊资料

让“生、产”回归自然

2014年12月3日 20:33:06   来源:科技与学术    科技与学术

                                让“生、产”回归自然 
    剖腹产(剖宫产)手术??作为唯一替代阴道分娩的方式,是解决难产和抢救产妇及胎儿生命的有效措施,具有非常严格的指征与适应症。然而,自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产妇的剖宫产比例呈持续上升趋势,据权威机构统计,由1985年的19.4%,上升至2012年的47.5%,城市妇女的剖宫产率平均高达60%?70%。世界卫生组织要求各国剖宫产率应控制在15%以下,其报告显示,中国剖宫产率高达46.2%,为世界第一。自然分娩率严重下降,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已经影响到我国妇女儿童的身心健康,成为我国又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相关研究发现,导致这一问题的根源来自社会各方面。所以,欲让“生、产”回归自然需全社会的再认识。 
    胎儿经母体阴道“走出”是迈向世界的第一步,是人生经历中必不可少的艰难之旅,是生长发育不可缺少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一些重要的脏器功能需得到最终成熟,并为独立工作做好最后准备。 
    肺成熟:子宫有规律的收缩使胎儿肺脏得到锻炼和成熟,同时减少肺透明膜病发生。有统计资料表明,剖宫产儿肺透明膜病发生率是阴道分娩儿的20倍。规律的子宫收缩及产道挤压,可将胎儿呼吸道内的羊水和粘液排挤出来,大大地减少新生儿湿肺及吸入性肺炎的发生。国外研究,曾患严重湿肺症的婴儿日后有较高机会患哮喘病等长期呼吸道疾病。 
    实现神经系统应急功能的首次演练:在子宫收缩时,产妇腹腔内的血流会减少,如何度过这几十秒的困难时期,如何保证在缺氧情况下心、脑神经不受到损害,胎儿的很多神经发挥应急调节作用,把血液重新分配,优先保证心脏、大脑、肾上腺等重要脏器功能的供应,即使十几个小时也能承受。孩子在产道中皮肤感觉、压迫痛觉、运动感觉、温度感觉,都对他的神经系统产生良好刺激,通过“感觉统合”,以最佳的姿势顺利通过产道,而剖宫产剥夺了胎儿这个锻炼机会,日后小孩容易患上感统失调综合征。胎头因受子宫收缩和产道挤压,因头部充血提高脑呼吸中枢的兴奋性,有利于新生儿出生后迅速建立正常呼吸和呱呱啼哭。所以,经阴道分娩的过程既是新生儿早期智力开发的第一课,也是学会自我调节克服困难的第一课。 
    经阴道分娩是包括人类在内的哺乳动物生殖进化的结果,尽管现代社会高度文明发达,如违背这一自然规律就会受到应有的严厉惩罚。 
    统计数据表明一些病症更亲睐剖腹产儿,有报道,产科医生抽取刚刚出生的63名女婴和69名男婴的静脉血,将其中的免疫球蛋白进行对比。其中自然分娩68例,剖宫产64例。研究表明,自然分娩的男婴与女婴免疫力差别不大;与自然分娩相比,剖腹产新生儿的免疫力及抗感染能力相对较差,这一现象在男婴身上表现得更为突出。其原因是新生儿的免疫球蛋白多是在胎儿通过产道时,通过宫缩的挤压从母体获得,剖宫产儿因缺乏这种挤压,免疫球蛋白较低,所以自然分娩更有利新生儿健康。
     象“感统失调综合征”,“多动症”这些病症看似正常的孩子,其行为与同龄儿总不一样,令父母大伤脑筋。如果一个剖腹产的孩子,到了两三岁以后还有吃手和咬笔头等习惯,除了心理焦虑的因素外,就要警惕是不是有感统失调的问题了。据统计,在多动症孩子的求治人群中,剖复产的孩子占八成。不仅这些,“协调能力”与“平衡能力”差也多见于剖腹产的小孩。这些都与缺乏经阴道分娩时的神经应急锻炼而影响神经发育有关,
     胎儿在母体的一举一动和其未来的命运息息相关,胎儿在母体产道的正常生产过程,也是第一次大脑和身体相互协调的抚触机会,而剖腹产就剥夺了孩子最先感觉统合锻炼的权利。这样先天不足的条件和后天不科学的婴幼儿教育,给社会和家庭就带来了一批有学习和行动上的障碍,甚至因为学习成绩不良,被误认为有智力发育障碍的孩子。
     一些封建迷信,伪科学的言论,造成人们对自然分娩的恐惧与扭曲,严重影响了自然分娩。
     如社会传言:经阴道分娩嵌顿胎儿头部,胎儿长时间嵌顿产道,孩子缺氧影响发育,而剖宫产时间短更适合孩子生长等。据国内一大城市的一份研究报道,具有这种认识的占产妇的33.1%,而这种认识在倾向以剖宫产方式结束分娩的的产妇中占80.3%。
    “算命、批八字、看好日”确定出生时间,快到良辰吉日,马上住院,祈求医生按照所谓的“时间点儿”剖宫产。为实现自己计划的“最佳时间点儿”,不惜代价去找熟人、托关系,甚至贿赂医生,严重者不乏对医生产生矛盾。这种所谓的“好日子、好时刻”往往并非胎儿瓜熟蒂落的时刻,而是强行“抱出”,不仅对胎儿发育不利,常导致疾病发生。同时因这种被神化的时间严重影响医院正常的工作秩序,在“急症、急迫”“人命关天、两条人命”的强烈要求下推迟其他科的择期手术,优先安排剖腹产,即使被接进手术室的患者也只有在手术车上耐心等候。一旦遇上公认的“好日子”剖腹产不止几个,三级医院可以多到十几甚至几十个。扎堆生孩子,其结局往往造成手术室安排忙、乱、错,严重影响整个医院的正常诊疗程序。
     在自然分娩与剖腹产的选择上,医者应具有积极的建议和科学的决策指导,目前恰恰相反,原因来自各方面,其中经济利益与技术诱惑是重要的两方面。
     经济利益驱动,剖宫产消费明显高于自然分娩,大城市三级医院一例正常的剖宫产费用有的超万元,中小城市也需6~7千元,而顺产花费仅在3千以内,这种利益让医者对剖腹产指征、适应症扩大化,淡化、甚至模糊了自然分娩的基本原则。更多的医生去关注剖腹产的手术步骤与手术技巧,没有人再用尺子去仔细测量孕妇骨盆径线,以及胎儿头径大小,更没有去考量二者是否匹配。对产道、胎儿分离研究,往往造成片面性。
    对积极进取的医生,有技术含量的医学操作,往往有其巨大诱惑力,驱使医生去挑战、实践、磨练与娴熟,为实现这一诱惑的心理满足,会促使剖腹指征的宽松,在交代病情时易产生诱导与倾向性,造成产妇选择剖宫产。
    当然也有医生的难言,与其说是尊重患方权益,不如说是医疗纠纷阴影笼罩下医生的妥协和违背自然规律的屈服。有的人一入院“我就是剖腹产,自然生那是原始社会的事,自然生来你这里吗,尽快安排”,根本不容医生分解。 
    产妇的信心、坚强、与毅力的不足,高体重儿为其带来方便之门,为选择剖腹提供客观依据。 
     社会经济的发展带来营养过盛,造成高体重儿,是增加难产的因素之一,从孕妇方面为躲避难产的痛苦及住院待产期间对阴道分娩的所见所闻,往往主动选择剖宫产,有的一经试产因各种顾虑而放弃自然顺产,改转剖腹产。据报道上海市出生的体重超过4000克的比例已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3.2%上升到本世纪初的7.3%。胎儿高体重并非是选择剖腹的必备条件,关键是如何看待和正确分析。胎儿生长发育与母体生理结构协调一致的,信心、毅力是关键。分娩时腹部的阵痛使孕妇大脑中产生内啡肽,这是一种比吗啡作用更强的化学物质,可给产妇带来强烈的欣快感。另外产妇的垂体还会分泌一种叫催产素的激素,这种激素不但能促进产程的进展,还能促进母亲产后乳汁的分泌,甚至在促进母儿感情中也起到一定的作用。这种自然分娩的益处,对于思想脆弱者来说是不会体会到的,也是一种身心体验的缺失吧。 
    分娩是一个正常的自然的胎儿瓜熟蒂落的健康的生理过程,是生物进化的结果。剖腹产作为特殊病例、病情条件下的替代,创伤大、对胎儿、新生儿、产妇具有不可预测的危险因素,不能过度夸大其优点,更不能把个案、个例自然分娩的不利扩大化,正确选择自然分娩是正道,有利母子双方健康,有利母子感情交流,双方均能感受到人“生”的意义。
     专家呼吁准父母应首选经产道自然分娩,避免因喜好、择日子甚或预约床位等外在因素而贸然剖腹。更不能听信伪科学的迷信与片言,相信科学、符合规律,方可享受健康生产带来的欢乐,收获健康可爱的宝宝。(第八支社 蔡文波)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衡水市委员会  地址:衡水市胜利路205号
联系电话:0318-2163493  E_mail:ajs@hs93.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