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页面
本社简介组织机构参政议政社内英才学习园地科技与学术社会服务基层园地大事记社刊资料

寄以心曲滏阳河

2017年4月13日 18:32:57   来源:宣传部    基层园地

                                一
    想去看你,梳最漂亮的发型,穿最红的风衣,带最美的小孩儿。你在那里,根扎在那里,在那里养小鱼儿,种荷花,泊小船儿。念还是不念,我习惯了依偎,习惯了你湿润的风,摇曳的绿。我去,清波是你的欢心,拍打是你的温存。
    你把芦花白头的秋讲了一遍又一遍。端着心窝子,把能奉献的都奉献了。便了无牵挂,专心打磨岸堤不老的沧桑。腾空身心,简简单单地去,不扰你的清平。用沉默祝福沉默,用萌芽问候萌芽。我走,穷尽自己,除了一抹红的灿烂和俗世的气息,什么也留不下。
    信笺已满:飞鸟、游人、大树、小草、鲜花。还有风,风中的夕阳、和静……
                                二
    总觉得那垂钓之人,必然懂得垂钓乐趣所在。待我问过,却发现,他们也说不出一二三。
我不垂钓,但自觉能说出一二三。
    干脆,我用力折一枝长长的柳,像模像样地垂钓。他们垂钓下锅的小鱼儿,我垂钓涟漪,垂钓散银,垂钓花草的香气。也垂钓云幕后面月亮的前世和今生。 
                                三
    壳子太沉,阳光下的我们太累了。晚上多好,可以穿着休闲,可以丢掉内衣的束缚。甚至,可以四肢爬行,暂时解放坚挺的腰肢和向上的大脑。
    我想喊河,自由自在,直抒胸臆。最好是干嚎,哪怕像狼嚎。
                                四
    夜色里有香清浅,象远处分明的狗吠。我是肓人,但能撞到那片紫,闭着眼睛也不睡。它数身上的星辰,我数身上的露株。
    最喜欢的那朵,不忍折了它的花枝,独自欢喜。只把贴近花心的美丽,藏进留白的扉页。化了蝶的日子,象标本,色香味还应俱全。
                                五
    河边有风,便有味道,碎银的味道,花草的味道。慢下来的人,都有了影子的谦卑,
顺从和自然。比白日里少了禁锢,少了标签,或者说此时影子站着,比人更像了人。
小心翼翼,唯恐把光动荡成涟漪的泛滥。我知道,羽翅在萎缩,发不出一丝的光亮。此刻,我更接近了自己的影子,匍匐、黑色、声息微弱。
    索性,做一枚紫穗槐的叶子,垂下手来,隐身在黑夜。任凭一曲思乡萨卡斯,东西南北地吹。
                                六
    那只篮球,已随着河去了。它是鸟鹊,欢呼跳跃而去的。我顺昨日的风向,企图遇见。没有被搁浅在岸,没有再随波逐流,?有扯住一根稻草,没有和青蛙王子沉溺一场艳遇。是被灯光月影掳掠了吧?委身于一个小男孩儿,或者一个小女孩儿,他们都没有穿着红裙子。
                                七
    去年它没抗住那场风,今年它没抗住那场雪。提前翻出里子的灰,摊开老年斑的手。
灰色是慢下来的调子,略带颓废的美。我也是灰的,灰色的棉服,灰色的帽子。在树下跳一支舞吧,扯着微露的粉红色裙角,萌萌的。像树斜倚夕阳夸张的表情。
                                八
    头上的叶子雪花般落了,这是退潮的时光。风不大,听得到体内嘶哑着的鸟鸣。肌肤还是弹性的,不泛盐碱。脉流也是饱满的,像那条河。生了老茧的双手,正在尝试捧起最后的花开。
    某个渡口,还是意料之中的有石头住下来,把夕阳下的影子拖的像夜那么长。慢下来,被一盏雏菊照亮,从眼睛开始。
                                九
    有人在对岸喊河,简单的"哦"字,十八弯。喉咙也涨潮了,闷雷咕咕隆隆着。这是白天,当真怕丢了什么。
只把小绵羊们放出一点点一点点,也是"哦",也是十八弯。
卡在喉咙的几只,和我一样衔着青草香气,画地为牢。
                                十
    等那一树的花开,等了整整一个春天。身体的灰和紧闭的嘴,我总是怀疑她老的春天都快死了。
    她一直都是慢节拍的,越嗅她身边的樱花香海棠香她就越慢,慢到没有任何的表情,慢到游刃有余的快三舞步成了一场木偶戏。鸟儿都迫不急待了,扎在她怀里可劲儿唱苏醒,她动了一下,梦的碎片七零八落。
    吐叶,象蚕一样生长,风一吹才抬一下头。紫色的爱情曲子,每年都要谱很久。暗香,还是今天的旋律。
                               十一
    生锈、泛黄、长褐斑。路越走越窄,各类的草木比我茂盛很多。在开花结果后骨质疏松,挽留不住果子。如果哪一枚还在怀抱,就会目睹自己在枝头缩水,干瘪,甚至被鸟儿分食的过程。所以,甘愿一纸留白,除了会做梦的心,除了一只侯鸟儿。越飞越远的蝴蝶,被梦收容在渐凉的风中,致青春。
    枫叶的红,是最后的回眸,年轮做证:我的季节,年轻过。(宋爱红)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衡水市委员会  地址:衡水市胜利路205号
联系电话:0318-2163493  E_mail:ajs@hs93.cn